尔东

杂食动物+博爱党

【厂律】不休1

第一篇厂律文,算交党费?
感觉人物情感太复杂,我这种辣鸡文手果然把控不来_(:_」∠)_
我流厂律,人物属于D5,OOC属于我

————————————————————
  灰蒙蒙的天空给人以强烈的压迫感,入目皆是残檐枯树,红眼的乌鸦来画巡视着,不时有几声鸦鸣。
  看着眼前陌生而又熟悉的建筑,弗雷迪心中的不安油然而生,那纠缠已久的梦魇似乎变成了现实。
  “只是错觉罢了,那些废弃的工厂可不都是这模样吗?不要想太多,冷静下来弗雷迪……那个人不会不会在这里的。”弗雷迪喃喃自语安慰着自己,胸口的心脏猛的剧烈跳动起来。
  “那个人是指我吗?”
  
  景物在飞速的后退,即使胸腔仿佛要因缺氧而爆炸也不敢停下步伐,剧烈战栗的心脏在告诉弗雷迪,他渴望埋葬的过去不甘于沉默,那怨与恨的死灵来向他的仇人复仇了。
  被奶酪引诱而出的老鼠,在精心策划的这场游戏中的结局是显而易见的,上等人娇贵的体质在这种追逐游戏中果然还是太勉强了。
  后背被狠狠地击中脊柱,同时,因为惯性弗雷迪的脸和墙来了次亲密接触,弗雷迪趴在地上久久难以做出动作,头面部受击带来的眩晕感让他感到恶心,甚至那一瞬间忽略了靠近的高大身影,当衣后领被粗暴的提起,透过有些破损的眼镜片与脸上缠满绷带的怪物对视时,意识才清醒过来,这一刻却又与梦境重合,弗雷迪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
  “你抓到我了,里奥。”
  
  想象中的暴行并没有出现,里奥冷漠却克制的行为让弗雷迪如死灰般的心燃起了希望,心思活络起来,他开始尝试与里奥对话,没有得到回复,却也没有被制止,弗雷迪絮絮叨叨的向里奥诉说着自己的悔恨,沉痛的表示自己渴望得到里奥的原谅,为此他可以做任何事,只要能弥补他对里奥造成的伤害,里奥依然没有回复甚至没在看他,弗雷迪便仍在悔恨着。
  里奥停下步伐,把拎着的一直喋喋不休的人举起对视着,弗雷迪闭上了嘴,等待着对方的发落。
  “你如今的忏悔真让我感到恶心。”
  一瞬间心落到谷底。
  “不是的……”弗雷迪还想解释些什么,却见里奥拉开了一旁铁柜的门,一瞬间瞳孔放大惊恐不已,剧烈挣扎着钳住着自己的手。
  “别这样,里奥!我不要进去!你不能……”
  反抗毫无成效,弗雷迪被关进了柜子里,里奥没有理会他的哭喊,将一根铁棍插进门把手,封住了柜门。
  “你最好祈祷我早点解决完其他的老鼠。”
————————————————
打字废表示真的不想码字
私设律师有幽闭空间恐惧症

评论(12)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