尔东

杂食动物+博爱党

占个tag
和姬友的自定义纪念

《当我死后》

她面色惨白,举着石头的双手颤抖不止,你将她揽入怀中安慰着,诉说着我的活该,缺失松了口气。
在这荒芜的孤岛上,你与她相依。
但背包再也翻不出任何食物,憔悴的你和她来到了我的尸体前。
你与她犹豫着。
又是一出无味的闹剧。
最终你和她靠近了我已被风干的尸体,魔怔的咽了咽口水……
最后,直到“粮食”再次殆尽,仍没有人找到你与她。
骨瘦嶙峋的你与她望向对方,眼中是化不掉的恐慌疯狂,手中是拙劣的利器。

————————————————————
好久没写原创了……
感觉自己已经没有脑洞了(ಥ_ಥ)
越来越菜 风格诡异

【厂律】不休 2

我到底为什么想不开要开这种不能一次性写完的文_(:_」∠)_

遥远的 不休1
————————————正文———————————

     我们身为上等人的大律师弗雷迪∙莱利患有幽闭空间恐惧症,知道这个秘密的人极少,可里奥却不巧是这极少一部分人中的一个。

  少年时的创伤最容易成为一个人一生挥之不去阴影,中学时期,因为可笑的板牙和瘦弱的身体,弗雷迪时常成为那些坏小子的欺负对象,虽然有里奥护着,但不同班的两人必然是不能无时无刻呆在一起的。
  在放学时没能成功等到弗雷迪的里奥,最终是在体育储物室找到了他,那时的弗雷迪缩在一角,已经昏迷了过去。

  之后在校医务室的检查中并没有发现什么问题,本以为没事了,弗雷迪却在某个清晨找到了里奥,可怜兮兮的拿着一张精神诊断书。

  “帮帮我吧,里奥。”

  遵着记忆,里奥回到了原地,柜子上不详的乌鸦在盘旋着,已经听不到弗雷迪的声音。
  打开柜门,看见的是紧皱着眉头,冒着冷汗紧缩一角的弗雷迪。
  差不多的场景是最容易勾起人过去的记忆的,但记忆的回放却无法再次唤醒那时的情感,仇恨的力量不可小觑。
  里奥冷冷的看着,把弗雷迪抓出来毫无怜悯的甩上肩膀扛着向庄园深处走去。

  物是人非,故人重逢。

——————————————————
超级短的更新(ಥ_ಥ)
希望自己能在律师日记出来前写完
辣鸡文手不仅OOC而且懒癌晚期_(:_」∠)
  
  

【厂律】不休1

第一篇厂律文,算交党费?
感觉人物情感太复杂,我这种辣鸡文手果然把控不来_(:_」∠)_
我流厂律,人物属于D5,OOC属于我

————————————————————
  灰蒙蒙的天空给人以强烈的压迫感,入目皆是残檐枯树,红眼的乌鸦来画巡视着,不时有几声鸦鸣。
  看着眼前陌生而又熟悉的建筑,弗雷迪心中的不安油然而生,那纠缠已久的梦魇似乎变成了现实。
  “只是错觉罢了,那些废弃的工厂可不都是这模样吗?不要想太多,冷静下来弗雷迪……那个人不会不会在这里的。”弗雷迪喃喃自语安慰着自己,胸口的心脏猛的剧烈跳动起来。
  “那个人是指我吗?”
  
  景物在飞速的后退,即使胸腔仿佛要因缺氧而爆炸也不敢停下步伐,剧烈战栗的心脏在告诉弗雷迪,他渴望埋葬的过去不甘于沉默,那怨与恨的死灵来向他的仇人复仇了。
  被奶酪引诱而出的老鼠,在精心策划的这场游戏中的结局是显而易见的,上等人娇贵的体质在这种追逐游戏中果然还是太勉强了。
  后背被狠狠地击中脊柱,同时,因为惯性弗雷迪的脸和墙来了次亲密接触,弗雷迪趴在地上久久难以做出动作,头面部受击带来的眩晕感让他感到恶心,甚至那一瞬间忽略了靠近的高大身影,当衣后领被粗暴的提起,透过有些破损的眼镜片与脸上缠满绷带的怪物对视时,意识才清醒过来,这一刻却又与梦境重合,弗雷迪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
  “你抓到我了,里奥。”
  
  想象中的暴行并没有出现,里奥冷漠却克制的行为让弗雷迪如死灰般的心燃起了希望,心思活络起来,他开始尝试与里奥对话,没有得到回复,却也没有被制止,弗雷迪絮絮叨叨的向里奥诉说着自己的悔恨,沉痛的表示自己渴望得到里奥的原谅,为此他可以做任何事,只要能弥补他对里奥造成的伤害,里奥依然没有回复甚至没在看他,弗雷迪便仍在悔恨着。
  里奥停下步伐,把拎着的一直喋喋不休的人举起对视着,弗雷迪闭上了嘴,等待着对方的发落。
  “你如今的忏悔真让我感到恶心。”
  一瞬间心落到谷底。
  “不是的……”弗雷迪还想解释些什么,却见里奥拉开了一旁铁柜的门,一瞬间瞳孔放大惊恐不已,剧烈挣扎着钳住着自己的手。
  “别这样,里奥!我不要进去!你不能……”
  反抗毫无成效,弗雷迪被关进了柜子里,里奥没有理会他的哭喊,将一根铁棍插进门把手,封住了柜门。
  “你最好祈祷我早点解决完其他的老鼠。”
————————————————
打字废表示真的不想码字
私设律师有幽闭空间恐惧症

【佣杰】同归(完整版)

进庄园前的杜撰故事
人物属于第五人格 OOC属于我
没有思路 想不出什么好梗_(:_」∠)_
已经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了

——————————分割线——————————
1
  奈布觉得自己肯定是脑子抽风了才会依那封委托信上所说的在警署附近待命。
2
尊敬的萨贝达先生:
  我从介绍人那里听闻了您的优秀,想依私人的名义委托你一个任务。
  我有一位重要的客人将于今晚八点左右到达伦敦警署,届时希望您能驾驶我已准备好的马车代我去迎接这位客人,在警署后面等待即可,因为客人的身份有些特殊所以希望您能全程护送客人安全到达欧利蒂斯庄园。
  具体的一些事物,届时客人会为您解答。
  祝您愉快。
                                           
                                     ——欧利蒂斯庄园主
3
  奈布七点整到了警署附近,现在已经快过了一小时,也就是说约定的时间快要到了,但奈布却还是没看见任何客人的影子。
  伦敦今夜的雾起的格外早,灰蒙蒙的雾使人对环境的可见度一点一点降低。奈布皱了皱眉,他不是很喜欢这种视野被一点点蚕食的感觉。
  这时,一阵密集而又嘈杂的车轮行驶的声音慢慢靠近了过来,隐约可见的是警署打开了门,一些警官走了出来。
  大概是什么犯人被捕了,奈布想。
  等会……不会这是那个客人吧?
  想法刚从脑海中浮现,轰隆的一声巨响就打断了奈布的思路,巨大爆炸余波引起的飞舞尘沙让奈布眯了眯眼,之后眼前便是冲天的火光,几十秒前还是寂静的警署已成为了一片火海,无人生还。
  不,不对。
  奈布看这一个高挑纤细的人影从还没有完全报废的一辆马车上优雅的走了下来,他望了望周围,与奈布相时视顿了顿,便直线走了过来,期间跨过了几具已不成人形的尸体……
  “请问是奈布·萨贝达先生吗?”
  优雅危险如吸血鬼一般的俊美青年,带着得体的微笑,向奈布询问到。
4
  “您可以叫我杰克,萨贝达先生。”杰克礼貌的开始自我介绍。
  “如您所见,是一个刚刚逃脱的犯人。”
  “关于我被捕的原因,我想您应该听说过开膛手杰克。”
  “是的,我就是开膛手杰克。”
5
  奈布的确是听说过以残暴和嚣张著名的开膛手杰克。
  在超市中的传言中,这位杀人鬼被描述成丑陋恐怖的怪物形象,虽然奈布知道传言一般是不可信的,但也在潜意识中把开膛手杰克的形象描绘成那种标准的罪犯模样,倒是没有想过真正的开膛手杰克的外貌是这么有欺骗性的。
  不由回头看了一眼……
  身材高挑,黑色的头发柔软的趴着,皮肤比常人要白皙不少,看着带着一种上等人的孱弱的,背部一条明显脊柱沟笔直向下……
  “撒贝达先生。”
  “唔,怎么了?”
  “可以请您转过去吗?我不太习惯在换衣服的时候有人看着。”
  “哦好的,抱歉。”
  奈布迅速的转了回去,神态不是很自然,拍了拍自己的脸,想把刚刚看见的事物忘却,但脑海中却是更为清晰的浮现了刚刚向下看见的风景……
  果然,
  太久没找女人了吗?
6
  “庄园主考虑的倒是周全,替换的衣服都准备好了,而且还这么合身……说起来,奈布先生觉得庄园主是个什么样的人吗?”杰克将沏好的茶递给奈布,感叹着庄园主的“体贴”。
  “我并没有见过他。”奈布接过茶没好说自己对这东西没兴趣。
  “我以为你应该是和委托人认识的,我只是接受了委托信的委托。”
  杰克笑了笑,回答道:“这样呀,那我们是一样的呢,我在不久前收到了那封奇怪的‘家书’。”
  掀开窗帘,杰克微微探头注视着前方驾马的灰袍马夫……
  “只可惜庄园主准备的马夫是个聋哑人,不然真想了解一下庄园主。”
7
  赶路的日子里,奈布和杰克朝夕相对。
  路上很幸运的没有遇见什么麻烦,也正因如此,奈布现在只能无聊到看杰克的脸过日子,哦对了,还有就是听杰克哼小曲。
8
  作为一个优秀的绅士,杰克是一个很会精致生活的人,但精致如杰克也不得不承认马车上度日真的是十分无聊。或许只有不经意间哼着的曲子和对面佣兵面无表情的呆滞模样能给生活带来一点趣味。
10
  无聊而在盯杰克脸的奈布,目睹了杰克由清醒到昏昏欲睡的全过程,他看着绅士由笔直的坐着睡觉,在马车的颠簸下转变为横躺着睡,可能是姿势不太舒服的原因,杰克一点一点的挪动着姿势,然后奈布就看着杰克把头枕在了他的大腿上,舒服的喟叹一声,不再动了……
  奈布看着杰克过于苍白却十分光滑的脸,突然产生了想捏脸捏醒杰克的奇怪念头……但最终还是控制住了手的冲动。
  这让他欣赏到了当杰克醒来发现自己枕在他大腿上时那一脸五颜六色的奇特表情。
11
  杰克反思着自己对这个叫奈布的佣兵是不是太过于松懈了。
  他不应该放任自己睡的那么熟,更不能让自己那么亲近与一个人。
  虽然面对这个佣兵那种难得的轻松感很不错……
  但这一切都是虚假的。
  就像现在……
  马车停了下来,马夫为他们拉开了车门,恭敬的为他示意前面的宏伟庄园。
  杰克迈着优雅的步子下了车,雕花大门随即打开,像是恭迎他的到来。 马夫将一箱的黄金交给佣兵,作为佣兵应得的雇佣金,示意奈布就此止步。
  “这一路承蒙您的照顾,萨贝达先生。”杰克向奈布弯腰以示感谢,一如既往地微笑看着佣兵。
  奈布看着黄金没做回应。
  “那么,萨贝达先生,再见。”
  杰克走进庄园,不再回头。
12
  退休的那一天,奈布久违的梦到了杰克,杰克哼着他熟悉的小调,折磨奈布入睡的伤痛似乎消减了不少,让他睡了个好觉。
  第二天,在桌上奈布看见了那张熟悉的信件——
  “在这里,你会得到你想要的。”
  
  

————————分割线——————
有小可爱看( •̀∀•́ )所以我更完了
虽然很少就是了
最近真的倒霉 集点人品

【佣杰】以硝烟为礼

现代校园……
人物属于第五 OOC是我的
这个小可爱提供的梗  @spore
就是很抱歉有一种设定崩了的感觉_(:_」∠)_

1

  杰克看着出现在自己办公桌上的一大束红玫瑰,表情有些茫然。
  对桌的裘克侧过身瞄了一眼,嘲讽的笑道:“伪绅士就是厉害呀,这才来了第几天,就有小姑娘给你送花……嘶,瓦尔莱塔你干什么敲我?”
     “如果你能有杰克先生一半的优雅,这么长的时间里你早该收到小姑娘们的花了。”瓦尔莱塔收回毛衣针,给裘克回了一个鄙视的眼神。
  “说起来送花的是你的哪位迷妹学生吗?杰克先生。”
  “迷妹学生吗……看起来应该不是呢。”杰克轻轻笑了笑,拿起了桌上的红玫瑰,一张卡片轻飘飘的落了下来,上面是潦草的几个字,杰克眯起了眼睛:
  “希望你能喜欢。——奈布·萨贝达”

2
  “同学,你不是我们班上的人吧?”
  “是的,我因为仰慕您而来,杰克先生。”
  “唔,那还真是承蒙厚爱。”

3

  杰克是学校里医学实验课的老师。
  这一节课是比较简单的动物离体实验课。
  奈布坐在第一排的位子上,目不转睛的看着杰克的一举一动。
  一丝不苟穿着白大褂的杰克温柔详细的介绍了一下这次实验的内容和操作步骤,然后提起放在地上的兔笼开始为学生们进行了实验示范……
  第一步是标本制作,对象是兔笼中被禁食24小时的可爱而健康的一只家兔,杰克手中是一只满载6ml 10%氯化钾的针管,他抚了抚兔子卡在兔笼口的头,手指夹住家兔长长耳朵,以一个完美的角度将针推入了耳背的静脉中,针管中的液体渐渐打空,家兔的挣扎也越发无力终是归于平静。
  杰克白皙修长的手指放下了针管,取来了手术剪和镊子,用镊子提起腹部的皮肤,自剑突下3~5cm处沿腹中线切开皮肤8cm左右,再沿腹白线迅速打开腹腔,家兔的全部内脏也差不多暴露而出,接下来便是取出实验所需的器官……
  虽然杰克全程的动作都是优雅而准确,脸上也一直带着浅浅的微笑,但可能正是这样剧烈差异感,一些学生有些受不了了……

4
  结束了一节课的杰克心情十分好的哼起了小曲,他真的十分喜欢看见学生们因为不适实验的血腥而产生的种种有趣的反应……
收拾好工具,把实验室的门锁好,却发现那个衣着与他们专业格格不入的学生靠在墙上看着他。
  杰克对他还是有点印象的,毕竟在刚刚的实验课上,在他故意把实验弄的比较血腥的情况下,这个学生是唯一一个全程面不改色盯着他的人了。
  “同学你有什么问题吗?”杰克礼貌的问。
  “喜欢上次的花吗?”带着兜帽的学生走进了几分。
  “什么?”杰克被逼到门前有些懵,转而想起了前天的红玫瑰,试探的问了问:
  “奈布·萨贝达?”
  “你可以叫我奈布。”
  “好吧,奈布。”杰克顺着说:“你这是想做什么呢?”
  “我要追你。”
  “呵,那还真是期待你的行动。”

5
  “你已经确定要追求杰克先生了吗?”艾玛抱着自己的稻草人娃娃,整理着自己的工具箱。
  “我已经表白了。”奈布咬着奶茶吸管,颓废的趴在桌上。
  “杰克先生可能没有那么简单呢,爸爸总让我离他远一点,说是很危险。”
  “说起来我们学校的老师也没几个简单的吧……”
  “那你有什么具体的打算吗?”玛尔塔插入了话题。
  “……大概是先行动起来吧。”

6
  如果玛尔塔知道奈布所说的行动起来是指化身跟踪狂的话,大概会用信号弹爆他头吧。
  想来作为跟踪狂也是会遭天谴的。
  “你还满意你所看见的吗?”杰克脚下
  一具血肉模糊的尸体,手中是一把滴着血的手术刀,脸上一如既往是带着笑容,只是不同以往的显的十分邪气和蛊惑。
  在杰克于奈布跟踪视线中失踪了二十分钟后,奈布再看见他便是眼前的景象了。
  “奈布同学,现在你看清你要追求的人的本质了吗?”
  奈布没有说话,眼神在杰克和尸体上来回巡视。杰克得不到回应便有些恼怒了起来,拿着手术刀刺向奈布。
  然后被奈布轻易的打掉了手术刀,钳住了双手,再次被壁咚在了墙上,奈布皱了皱眉头,说道:
  “乖,别闹,我们先把尸体处理掉。”
  杰克:啥?

7
  “好了,这样就没事了。”
  杰克看着奈布利索的把浇成水泥柱的尸体抛进海里,眼神有些复杂。
  “别怕,不会有人发现我们做了什么的。”奈布开始安慰杰克。
  “你这是正常人对一个杀人犯的态度吗?”杰克怒极反笑。
  “当时是他想抢劫你对吧?”奈布问,见杰克没有要回答的意向,便接着说:“其实我无所谓这些,你看样子并没有去看我的学生档案……一点都不想了解我吗?我好难过。”
  “别作,继续说。”
  “我家是佣兵世家,对,就是你所知道的那种利益之上的丧心病狂之人。”奈布看着杰克的眼睛,那里面有他熟悉的东西。
  “我觉得我们很配,我可以给你想要的生活。”
  我可以满足你对血与破坏的渴望。

8
  之后的日子是一如既往的正常校园生活。
  这个城市里并没有任何人知道一个混混已经永远的沉于海底了。
  受欢迎的杰克老师办公桌上日常出现各种礼物,,在每天同事们的羡慕下淡定微笑收下礼物,似乎没什么问题,除了一个叫奈布的学生来办公室越发勤快……
  “瓦尔莱塔老师,请问您知道杰克老师在哪吗?”奈布手搭在瓦尔莱塔桌前的隔板上有些急切。
  “他去给里奥代课了——”
  “好的,谢谢。”
  看着风一样离开的奈布,瓦尔莱塔想着贴这么近不知道还以为他们在一起了呢……等会儿,奈布中指上的戒指怎么和杰克的那么像?

上课摸鱼真好玩←_←
打算写的现代校园梗突然卡住了_(:_」∠)_
我个辣鸡文手怕不是要完
本来国二过了还有点想加更来着……

【佣杰】甘甜的他

狼人×吸血鬼
剧烈的OOC!!!
多对话体,偏意识流。
设定基本没用系列_(:_」∠)_
————————分割线——————

1
  “请您收留我吧。”
  “给我一个理由,我可爱的小先生。”
  “我可以为您狩猎。”
  “嗯。”
  “我可以成为您的储备粮。”
  “嗯。”
  “我……我喜欢您。”
  “……嗯?”
  
2
  迷雾森林,正如其名一样,常年弥漫着厚重的白雾,无论是多么灿烂的阳光,都无法驱散其中的阴霾,行在其中,只觉有着不知的野兽在窥视着。
  然而危险一般也伴随着机遇,有传言到迷雾森林的中心有着一座失落的庄园,里面藏有独一无二的宝物。
  
3
  “我以为你会和传说中说的一样是睡在棺材里的呢。”
  “……不是睡着棺材里真是抱歉,谁允许你到我的房间里来的?”
  “我想和杰克你一起睡。”
  “现在可不是你的睡眠时间吧,我可爱的小先生。”
  “不要叫我小先生!我名字是奈布·萨贝达,你应该叫我奈布。”
  “好吧,奈布。你知道我现在多想把你一爪子拍下去吗?”
  “我知道的,可是根据我们两族的‘约定’你是不能伤害我的。”
  
4
  “佣兵!”
  一支几十人组成的小队警惕的行走于迷雾森林中,队伍中间是一个被保护着的衣着贵气的大胡子,他气恼的冲队伍前面喊着。
  “怎么了?先生。”叼着一根草悠闲带路的佣兵回头询问。
  “你不是说你知道庄园的位置吗?你这个废物!我们走了这么久了这么还没有看见庄园。”大胡子怒气冲冲的伸手指着佣兵,说着一些不太好听的话:“我可是听你信誓旦旦保证我才花钱雇佣你的!你要是敢骗我,我一点会把你剁碎了喂这鬼地方的怪物……”
  听着大胡子的咒骂,佣兵眯了眯眼,并不很在意的样子。
  “我怎么敢骗您呢,我只是一个落魄的佣兵,您望那边看看,那不就是庄园了吗?”
  大胡子朝着佣兵指向的方向看去,只见前方的白雾渐渐消散了些,一座充满神秘气息的华丽庄园出现在众人的眼前。
  
5
  “我的午餐呢?”
  “就在你的面前呀。”
  “是我提不动手刀了,还是你奈布飘了,谁给你忽悠我的勇气的?”
  “不不不,我是指我就是你的午餐。”
  “……”
  “我说过我可以成为你的储备粮的,我的血液,我的一切都是你的。我最爱的杰克。”
  “……那么真是谢谢了。”
  “请便……嗯唉唉?!你要干嘛?!”
  “放血。”
  “嘶——”
  “我不喜欢直接吸食猎物的血,我没有告诉过你吗?我可爱的奈布。”
  “轻点!亲爱的你是打算放血放死我吗?”
  “那么多谢款待了。”
  
6
  “你回来了。”
  低沉稳重的男声响起,把刚刚踏进庄园大门的小队众人狠狠刺激了一番。
  面前是让人更感危险的黑色迷雾,轻微的脚步声响起,有什么未知的生物在靠近。
  脚步声停在了众人的前方,黑雾中一个修长的身影现出,玫瑰红的礼服配同色的圆底高帽,来着的一举一动都透露出一种优雅的气息,如果不是面上那诡异的白色面具,谁都认为这是一个真正的绅士。
  在众人警惕着来人的时候,身后的大门缓缓关上了,发出一声闷响,把众人的注意力引去。
  佣兵像是回到了自己家一样,依然悠闲自然着,他靠在大门上,笑眯眯看着前方。
 “嗯,我回来了。”
  
7
  “你不是已经能把尾巴耳朵收起来了吗?”
  “是呀~”
  “那为什么不收起来?”
  “你不是喜欢摸嘛,我专门为你留的哦。”
  “嗯。”
  “我这么乖,亲爱的杰克要怎么奖励我呢?”
  “一个吻吧。”
  “唔——”
  
8
  优雅的吸血鬼嫌弃看着地上的一堆血淋淋尸体,躲开了长出毛茸茸兽耳和尾巴的佣兵。
  “你带回来的垃圾你处理。”
  “呃……好吧。”
  “之后把自己清理干净,我饿了。”
  “嗯。”

————————分割线——————
有没有那个小可爱可以给我提供梗
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该写什么_(:_」∠)_
  

【佣杰】那个欺骗之徒

人物属于第五人格,OOC属于我
第一次写佣杰 文笔不好望见谅
私设如山,存在bug
真的没有车!!!敏感词是什么!?
发不出来!_(:_」∠)_
内容走评论←_←
心好累〒_〒

【锤基】我曾见过你

非原著向,私设如山
人物属于原著,OOC属于我
有怀孕情节,bug多,接受可入,文笔复健练习

1
  在遇到Loki后,Thor觉得自己的人生简直完美了,两人无论是生活还是精神上的契合度都是那么高,用天生一对来形容也不为过。
  不过最近出现了一点点小小的的问题,Thor对Loki的爱意与日俱增,与之相对的是,XING趣的与日俱增——对于年轻力壮的青年来说,这并不是难以理解的。问题就出现在这里了,Loki已经连续两个星期拒绝Thor的求欢,并还有持续下去的势头。
  每天看着性感诱人的男朋友在身边对自己进行无意识的诱惑却不能下口的感觉真的是憋屈到不行。
  看着怀里似已熟睡的Loki,Thor慢慢又抱紧了几分,手游走上对方的腰际……
  “不可以,Thor。”怀里的人仍没睁开眼睛,依然像在熟睡着,但Thor被按住的在作乱的手告诉他Loki是醒着的。
  “Loki……”
  “我现在不想做。”
  Thor看着Loki,但是房间里太黑了,他什么也不能看见,叹了口气,下床,走向了浴室……
  
2
  Thor是在一次游轮旅行中遇到Loki的,流光溢彩的舞厅里,Thor一眼就在熙熙攘攘的男女间看见了刚进入的Loki,那一瞬间丘比特的箭射中了他,Thor觉得自己遇到了自己的天命之人。
  Loki似乎也是感觉到了什么,环视一圈后看向Thor,越过人群走到了Thor身边。
  “介意我坐在这里吗?这位先生。”Loki带着得体的笑容柔声询问到。
  看着Loki漂亮的绿眸,Thor像是被蛊惑了一般,突然脑子一抽,开了口:
  “你长得好像我初恋。”
  哈?
  笑容突然僵硬。
  
  虽然开头有点尴尬,但万幸结果还是好的。
  
3
  Thor今天回家的时候,感觉到了家里的氛围似乎是有些不对,大概就是那种空气中水分凝固的感觉……
  往里走,就看见Loki端坐在餐桌远端逆光的一侧,大半个身体隐着,桌上什么都没有。
  “Thor,我们谈谈吧。”
  “当然没问题……谈什么?”
  “关于……我不同意和你ZUOAI这事。”Loki左手端起水杯喝了口水。
  “如果Loki你其实不想说的话可以不要勉强自己的。”如果Loki是有什么难言之隐的话,Thor并不想去探寻,憋一憋又不会出事……大概吧。
  “Loki你——”
  “其实是我怀孕了。”
  WTF???!!!
  
4
  Loki没有和任何人说过一件事。
  关于他其实不是人而是一条人鱼的这件事。
  没错!Loki他其实是一条货真价实的人鱼,而且是最后的人鱼。
  作为最后的人鱼,生物延续的本能让Loki的身体产生了一点点的变化,寻找优秀基因繁衍出下一代的渴求也刻在了他的基因里。
  人鱼对于真爱的忠诚可以说是致使他们子嗣凋零的原因之一。
  Loki一直是一条与众不同的人鱼,他本来的打算是找一个优秀的基因提供者,解决完繁衍本能的问题就去过自己想过的生活,他不会跟提供者有过多的联系。
  但是现在……
  Loki觉得自己一定是又受到人鱼基因本能的控制了,不然他怎么会想和Thor一辈子在一起还愚蠢的把自己的身份告诉他!
  把自己的事情叙述完了之后,Loki表面平静的看着Thor……可只看见一张呆滞的脸。
  Loki隐在桌子下的右手已经变成了锋利而狰狞的爪子,他随时准备着在Thor做出不让他满意的回答时,给他致命的一击。 吃掉配偶的行为在生物界并不少见。Loki并不是很介意开次人肉荤,说不定还有利于下一代的成长。
  
5
   那么结果如何呢?
  目前正在海岛待产的两人表示你觉得呢?
  
6
  Loki告诉Thor,他在孕期的第一个月后便不能维持人的形态了,于是两人便干脆去了私人海岛度假待产。
  Loki变回人鱼的时候,Thor楞了一会,然后问到:“Loki,你还记得我对你说的第一句话吗?”
  “……那句很蠢的‘你长得好像我初恋’?”
  “对,就是被你说是很俗搭讪的那句。”
  “怎么了?”
  “Loki你应该就是我的初恋。”
  
  

本来还是有些更详细的情节的_(:_」∠)_
但是不想写了 标题强行解释
@以儆效尤 我完成任务了←_←